阅读新闻

24支仿真枪如何从台湾进入大陆

发布日期:2019-10-03 22:59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一名四川19岁男孩刘为明(化名)在网上购买24支仿真枪,福建高院以走私武器罪终审判处其无期徒刑。刘为明的父母随后向福建高院提出申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获悉,福建高院已经接收了他们的申诉材料,但受理不受理申诉还需要等待。卖仿真枪给刘为明的台湾卖家日前向北青报记者披露了这批仿真枪的买卖经过,但他完全没有想到刘为明会因为买仿真枪被判无期徒刑。

  根据指控,2013年8月,刘为明开始通过QQ与台湾卖家“碧海蓝天”(以下简称“台湾卖家”)商谈购买事宜。2014年7月1日前后,他在台湾卖家提供的网址里选购了24支仿真枪,并将相应的型号发给了台湾卖家。货款和代购服务费共计30540元。

  起诉书称,7月22日凌晨,这24支仿真枪被石狮海关缉私分局查获。经鉴定,24支仿线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其中20支具有致伤力,认定为;1支不能确定是否具有致伤力,不能确定是否为。24支中3支不具有致伤力,认定为仿真枪。

  此前,法院经过审理一审宣判,刘为明因走私武器罪判处无期徒刑。次日刘为明不服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9月初,福建省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刘为明的父亲告诉北青报记者,自从儿子出事后,他就一直在福建打工。终审判决出来后他们已经去福建高院申诉,海口10名学生被砍伤!福建高院接收了他们的申诉材料,并表示很快就给他们答复,他们现在只能等待。“我去福建高院见到接待法官,他帮我调取的记录显示,案子还待在原地,他告诉我说再审程序会很慢。”刘先生说。

  刘为明的代理律师、北京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周玉忠表示,申诉分成两个阶段,一个是接收材料,另一个就是审查材料,比如程序、事实、证据等方面。目前福建高院已经收下他们申诉的材料,但至于到底受不受理还要看福建高院的审查结果,如果审查通过,那么这个案子才可能启动再审,“但这个可能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以前我代理过的一个类似的案子就等了两三年。”

  刘为明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消息经媒体披露引发了诸多关注,远在台湾的卖家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在台湾卖仿真枪的王飞(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刘为明是从他这里买的玩具枪(仿真枪)。

  王飞家住在台北,平时会来大陆做生意,卖玩具枪差不多有4年时间了。他有一个网站是用来经营玩具枪(仿真枪)的,各种款式都有,“碧海蓝天”是他的下线,“主要负责帮我接订购玩具枪的单子。”

  刘为明的父母证实,他们的孩子是从“碧海蓝天”处购买的仿真枪。王飞向北青报记者讲述了刘为明购买仿真枪的型号、价格、购买时间以及购买细节等方面,北青报记者发现,这些说法与刘为明父母讲述的细节基本一致。

  王飞说,贝尔转会拒中超 皇马要博格巴转。当时刘为明找到他,跟他说想买20多支仿真枪,“他给了我一些型号,问我有没有这些型号,总共有24支,我就把我的银行卡号发给他,让他付款之后我就把玩具枪给他寄过去,总共是三四万块钱。”王飞说,当时他卖给刘为明的玩具枪有两三把是长的,剩下的都是手枪,“他当时要买24支,我第一感觉他是做生意的,因为一般人没有买这么多,后来他跟我说他的一些朋友也喜欢玩这个,所以才买这么多。”

  王飞说,他的客户中,除了有台湾本地买家,像刘为明这样的大陆客户也有一些。因为平时经营玩具枪,他知道大陆在这方面的管理比较严格,大陆不容易买得到,所以不少人选择从台湾购买,“但我确实没想到他会因为买玩具枪就被判无期徒刑。”

  “在台湾,刘为明从我这里买的这些类型的玩具枪都是合法的,随便都可以在卖玩具枪的地方买到,可以直接在店里拿,另外出口这些玩具枪也是没有问题的,是合法的。”王飞说。

  一般有大陆买家找到他或者他的下线,在商量好之后,他会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发给对方,让对方汇款,然后安排发货。在他的印象里,他寄往大陆的玩具枪有的被扣了,有的则顺利到达卖家手里。对于那些因为被扣而没有收到货的订单,他一般会选择重新发货给购买者,“一般都能收到。”如果没收到货的买家不想再要了,要求退款,他就按对方要求退给他们。

  起诉书显示,为逃避海关监管,卖家将24支仿真藏于饮水机箱体内部,辗转交由台湾、厦门、泉州等物流、进出口公司进行报关、缴纳关税、转运。

  王飞坦承,虽然在台湾地区出口这些玩具枪是合法的,但他多少也知道大陆管理得比较严,玩具枪比较难寄过去,因此如果有大陆买家从他这里购买玩具枪,在出口的时候要做一些伪装。

  “我自己并不亲自包装,因此具体的伪装方式不是太了解,我们一般都是找相关的师傅来包装,他们有伪装的办法,听师傅们说,一般会利用一些机器伪装。”王飞说。

  对于刘为明买的这些玩具枪的用途和威力,王飞说,这些都是玩具枪,主要是一些军迷买来玩生存游戏,威力没有那么大,几乎伤不到人,“打生存游戏的时候,人一般会再穿上防护服,不会被伤到。防护不到的部位比如手,如果被打到顶多就是疼一点,皮肤变红一点,但不会流血。”

  对于刘为明被判无期徒刑的事情,王飞说他觉得非常意外,“买的毕竟只是玩具而已,一般买来玩具枪是用来玩生存游戏的,是一项蛮健康的活动,又不是拿去干坏事。”他认为出现这种现象还是因为大陆跟台湾对玩具枪的管理方式不一样,“此外,在枪的认定上,计算方法也不一样。”

  王飞说,刘为明买的这些枪在台湾被归类于玩具,“比如玩具枪有气孔,真枪没有,玩具枪的枪管没有膛线。” 他说,这些“玩具枪”的子弹大都是合金或者塑胶的,但他当时并没有卖给刘为明子弹,因为子弹在大陆可以买到。

  王飞:我们有个玩玩具枪的圈子,大概在去年七八月的时候,圈子里的人告诉我刘为明这个事情,说就是我卖他的,我赶紧去查,根据枪的型号和购买记录确认就是我卖他的,后来我也把钱退给了他。

  王飞:这些都是玩具枪,威力没有那么大,几乎伤不到人,如果威力真的很大,在台湾也就不可能卖了,主要是一些军迷买来玩生存游戏。打生存游戏的时候,人一般会穿上防护服,不会被伤到。防护不到的部位比如手,如果被打到顶多就是疼一点,皮肤变红一点,但不会流血。

  王飞:可能是大陆跟台湾对玩具枪的管理方式不一样吧,对枪的认定也不一样,在台湾,这些都是玩具枪,可以随便买的。

  王飞:我的网站在大陆已经打不开了,希望可以澄清一下,我不是犯罪者,我只不过是个另类的商人。文/本报记者 李铁柱 匡小颖 实习记者 孙靖

  安 顿:有些事情是需要时间的,而且需要阅历的积累。如果我没有积累,也不会有清晰的想法。

  “我想举报我爸爸,他天天赌博,你们快去抓他!”1月10日晚上,温岭公安局城东派出所值班电话响起,电话那头是稚气未脱的女声。

  这段话,很多人耳熟能详,可专访时他说:“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就有什么事情马上去做。”这让无数吃瓜群众脑补出周星驰是在后悔与朱茵的那段情。

  问到老婆朱茵有没有带女儿一起来支持,他笑道:「我老婆有来,不过我有警告她今晚不是着通的摇滚而是非常振动的摇滚,你要小心哦。」又表示女儿还小不适合来。提到是否培养女儿在这方面的发展,他说:「我不会培养她,只在旁边看着她,一点也不强迫她。因为我喜欢音乐不代表儿女也喜欢」。又表示音乐是从心出发的,承诺女儿在音乐上有需要的话,一定会配合她。

下一篇:没有了